欢迎来到ROR体育下载官网

关注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初中作文

[突厥牙帐在哪里]突厥人是属于那个人种

2021-07-25admin初中作文0

[突厥牙帐在哪里]突厥人是属于那个人种

突厥人种是黄白混血人种!在生物学上,现在世界上的人种只是一个种,属于哺乳动物纲-灵长目-人科(Hominida-e)-人属(Homo)-智人种(Homo

sapiens)。智人种根据共同遗传特征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智人种亚种。1.蒙古利亚人种(Mongoloid):又称黄种人、亚美人种;该人种起源于中亚和东亚的干旱草原和半荒漠地区,其中包括居住于中亚-东亚-北亚的大陆人种、太平洋人种、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种-美洲的印第安人种;该人种在三大人种中人数最多,现分布于中国、朝鲜、日本、西伯利亚、中南半岛、南北美洲;该人种的特征是皮肤黄色、头发黑而直、头型近似方形,面部宽平,鼻低、颧骨突出,眼狭细。

2.尼格罗人种(Negroid):又称黑色人种、赤道人种;起源于非洲,其中包括西非的森林尼格罗人种、中非班图人种、南非布须曼人种、澳大利亚人种等;该人种现分布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陆、西印度群岛、美国、澳大利亚等地;其特征是皮肤黑棕色、毛发细短、卷曲、体毛特少、眼睛为棕色、头型长、鼻低而大、唇厚。

3.欧罗巴人种(Europeoid):又名白色人种或高加索人种(Cavcasoid);它起源于欧、亚、非相连接地区,包括北欧的波罗的海人种、东北欧的北海-波罗的海人种、南欧的印度-地中海人种、西亚的巴尔干-高加索人种、中欧人种;该人种现分布于全部欧洲、亚洲的西伯利亚、西南亚、北非、印度、澳大利亚、南北美洲。

从语言来说,白种人分印欧、高加索、闪米特含米特、乌拉尔共4个语系。其中,斯拉夫、日尔曼、拉丁、凯尔特、希腊-阿尔巴尼亚、波罗的、吐火罗、雅利安、安纳托利亚、巴斯克属于印欧语系。

(爱尔兰-威尔士-苏格兰-高卢属于凯尔特,立陶宛-拉脱维亚-亚美尼亚属于波罗的,波斯-普什图-库尔德语-俾路支-塔吉克-奥塞梯属于西雅利安,巴基斯坦-印度斯坦-孟加拉-吉普赛-南尼泊尔-僧伽罗-马尔代夫属于东雅利安,赫梯-吕底亚-吕齐亚属于安纳托利亚)

卡巴尔达、车臣-印古什、达吉斯坦、格鲁吉亚属于高加索语系。犹太-阿拉伯-柏柏尔-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的库施特-古埃及后裔科普特-乍得的毫萨属于闪米特含米特语系。

从人种来说,白种人内部同样差异很大,主要分北欧人种和地中海人种。北欧人种又分为波罗的海亚人种和巴尔干亚人种;波罗的海亚人种包括大西洋人(凯尔特人)、北欧人(日尔曼人)、东欧人(斯拉夫人);巴尔干亚人种包括南部斯拉夫人和罗马尼亚拉丁人。

地中海人种分为典型地中海亚人种和高加索亚人种。典型地中海亚人种包括阿尔卑斯人(南部日尔曼人和凯尔特-日尔曼-拉丁混血的法兰西民族)、地中海人(拉丁人、希腊-阿尔巴尼亚-亚美尼亚)、闪米特含米特人、帕米尔人(南亚雅利安人);高加索亚人种包括高加索人和西亚雅利安人。

黑白混血人种包括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库西特人。黄白混血人种包括突厥人种。突厥源出塞人小考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一):引言突厥为一混合种族,其核心种姓为阿史那氏,突厥崛起初期王室血统尚纯,史载木杆可汗“状貌多奇异,面广尺馀,其色甚赤,眼若琉璃”,即是说阿史那氏此时依然保持着蓝睛、赤面等高加索人种的某些固有特点;而其广大被统治部落如铁勒等则多为黄种人类型;那么阿史那氏究竟出自何处?

案古代中国北方诸族中,明确属於白种人类型者似乎都与古塞人有关,《周书·突厥传》亦称:“突厥之先,出於索国”,或以为“索”即Saka之音译,那么,要追寻阿史那氏的来源,就也应当到塞人之中去探索。

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二):塞种《汉书·西域传》所见的塞种人,即波斯阿赫门尼德王朝大流士一世的贝希斯敦铭文中所见的萨迦人(Saka),亚述人称之为阿息库兹人(Ashkuz),希腊人则称之为斯基泰人(Skythai,

Scythia,又译西徐亚人、塞西安人)。塞人部落繁多,游牧地域广大,但都属於东伊朗种。约在公元前177-176年,月氏为匈奴所破,向西迁徙,驱逐塞人,塞人被迫放弃伊犁河、楚河流域,一部分南下,散居帕米尔一带,後来向东进入塔里木盆地诸绿洲。

公元前140年左右,大月氏复为乌孙所破,遂向南迁徙,塞人受此压力,也纷纷南迁。南迁的塞人主要有四个部落:Asii,

Gasiani,Tochari和Sacarauli,希罗多德将其记作Issedones(Asii之对译),可能是由於这是一个以Asii为盟主的部落联盟。

Asii很可能即是见诸《左传》的“允姓之戎”,原活动於河西;Gasiani与“月氏”、“龟兹”、“库车”、“贵霜”等相关,Tochari与“大夏”、“吐火罗”有关,Sacarauli则与“莎车”、“康居”联系在一起。

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三):大月氏、贵霜大月氏统治大夏时,曾於其地分封五翕侯,後其中之贵霜翕侯渐至坐大,攻灭四翕侯,建立贵霜王朝,案Gasiani为南迁塞种四部之一,贵霜出自Gasiani,与月氏同源;翕侯即後世突厥之叶护,应为塞人固有称号;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四):大夏、大宛“大夏”系Tochari之对译,Tochari亦为南迁塞种四部之一,入大夏後居统治地位,故国以名之;“翕侯”可用印欧语解释,为大夏人之固有称号,此即後世突厥之“叶护”,显然後者应源於前者;“大宛”亦为Tochari之对译,大宛为塞种Tochari之一支从锡尔河南下途中在费尔干纳地区建立的国家。

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载李广利曾“虏宛贵人勇将煎靡”,其末字“靡”可用印欧语解释,当为塞人固有语汇,後世突厥之bi,

bak(近译伯克)等官号,当源於此;故突厥上层之先世可能出自塞种;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五):康居“康居”可能是Sacarauli的略译,或为Saka的对译,Sacarauli亦为南迁塞种四部之一;康居人为留在锡尔河北岸的塞人,或者以Sacarauli人为主。

《汉书·匈奴传》载康居有“翕侯”号,此亦即後世突厥之“叶护”;《晋书。西戎传》载康居有王名“那鼻”,“鼻”即後世突厥之bi,

bak;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六):乌孙“乌孙”为Asii之对译,乌孙应与Asii同源,而Asii亦为南迁塞种四部之一,则乌孙当属白种无疑,已出土的被认为属於乌孙人的遗骨也证明了这一点;《汉书·西域传》颜注:“乌孙於西域诸戎其形最异,今之胡人青眼、赤须,状类猕猴者,本其种也。

”乌孙与後世突厥上层之关系则更为密切;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六):乌孙(1):得名“乌孙”与突厥“阿史那”氏为同名异译。

案塞人部落名Asii之形容词形式为Asiani,乌孙得名於Asii,与Asii塞人同源而异流;阿史那即为Asiani之对译,又据古塞语“Asiani”之义为“价值”,引申为“高贵”,唐臣狄仁杰亦谓阿史那氏为“阴山贵种”,取意与此相合。

故阿史那之得名及源流当与乌孙、Asii塞人密切相关;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六):乌孙(2):官号乌孙之官号与後世突厥之官号名称最为相近。

乌孙王多号“靡”、“弥”等,此即突厥之bi,bak(近代汉译为“伯克”);其贵族亦有官号“翕侯”,此即突厥之“叶护”;乌孙王昆莫之孙在继位前称“岑陬”,此即为突厥之“设”(xad,又译杀、沙),等等,凡此种种,皆可用印欧语诠释,特别地,“设”之来源更古,祆教圣经《阿维斯塔》有khshtra一词,进而演化为後世波斯王称“沙”(直至近世波斯王仍称“沙”,著名者如十八世纪之纳迪尔沙);而古乌孙王称“靡”,又有“翕侯”,吐火罗王称“叶护”;阿史那先世有名为泥师都者,大宛则有贰师城,而泥师、贰师古音全同,正与古塞语Nixa相应。

上述所有的名号都属东伊朗语,更具体来说,都与古塞语密切关系。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六):乌孙(3):风俗突厥与乌孙在风俗上之近似远胜於突厥之与匈奴,而皆与古塞人相类。

突厥人喜欢喝马奶酒,马奶酒即希腊人所称“oxygala”,今中亚突厥居民仍爱饮之,称之为“kumis”,原属塞人之一大发明(另一大发明为骑射之术),此俗不见匈奴,唯见乌孙,《细君公主歌》中有“肉为食兮酪为浆”之句,“酪”即指马奶酒。

突厥人牙帐东开,崇拜太阳,此亦为塞人之习俗;而匈奴人所崇祀的是月亮,铁勒人兼拜日月,唯独乌孙特别崇拜太阳。

乌孙之名王号“昆莫”,昆莫直译为“一千个太阳”,意译则为“像天一样广大”,这是借助日来表示其尊贵,表示其权势之神圣不可侵犯。

古代乌孙人还将死者的头对着东方下葬,坟墓的外观也是太阳形状的圆冢;乌孙人的毡房也是圆形的。这些都说明突厥与乌孙、塞人关系密切。

突厥源出塞人小考(六):乌孙(4):图腾传说乌孙与突厥均有狼种传说。案狼为丁零-铁勒人之图腾,与塞人本无涉。

由母狼哺乳或衍生之传说实际上反映了该部落之母系与丁零-铁勒部落有亲缘关系,即乌孙和突厥之先世皆曾与之联姻。

乌孙王昆莫曾由狼乳之事发生於匈奴兴盛初期,而突厥先祖由狼生之传说之时代则不可考,疑此即与乌孙破而复振之事有关,即在昆莫复国前後,有一支乌孙部落北奔,从而带去了狼之传说及塞人之名号,後遂在漠北立索国(“索”古音近“塞”),此即为後世突厥核心种姓阿史那氏之由来。